當前位置: 您當前的位置 : 洞頭網  ->  人文洞頭  ->  文學沙龍  -> 正文

犟老頭分垃圾

2019年07月25日 16:14:36來源:洞頭新聞網

  文/崔立

  小區里,老耿是出了名的犟。

  一大早,老耿去扔垃圾,原先擺放垃圾桶的位置,居然沒了。這是什么情況?老耿還在納悶,一個老太太一溜煙似的跑過來,說:“你要扔垃圾嗎?跟我來吧!”

  老耿有幾分疑惑地跟著老太太去了一排的垃圾回收箱處,像張開著四個大嘴巴:廚余垃圾、可回收物、有害垃圾、其他垃圾。老耿傻眼了,這,這是要來真格了嗎?這段時間,老耿也一直聽到垃圾分類的聲音,像狼來了,這是狼真的來了嗎?還沒等老耿反應過來,帶他來的老太太已經解開了垃圾袋。里面都是沒分類的垃圾。老太太帶著幾分指責地說:“你垃圾怎么沒分類啊,你看你這水果皮菜葉子和別的垃圾都粘合到一起了……”老太太喋喋不休地說著,老耿的臉漲到通紅,并且旁邊還有其他扔垃圾的人,老耿一把從老太太手里搶過被打開的垃圾袋,抓得緊緊的,逃也似的往家的方向跑去,也不管身后老太太呼喊的聲音了。

  這一天,兩天,三天。

  老耿走到樓下時,剛好老太太看見他,要跑過來。老耿臉一板,快步往別處走。老太太說:“老師傅,對不起,我是來給你賠不是的,我那天的語氣不好,也不該說那樣的話兒……”老耿在前面走,老太太在后面追著說。老耿走得愈加快,老太太跟不上步子,只能看著老耿慢慢地走遠了。

  老耿從外面走回小區,沒看見老太太,趕緊就回了屋。可沒一會兒,門鈴就被摁響了。老耿趴在貓眼處一看,嚇了一跳,竟是那老太太,這可是四樓,老太太怎么知道他住這里,又怎么能開樓下的大鐵門?老耿屏住呼吸,一直沒發出聲音,好讓老太太以為家里沒人就走了。誰知道,老太太說:“老耿師傅,我知道你在家,我是看著你上樓的,你快開開門吧,我是真誠地來道歉的……”老太太不厭其煩地說啊說,老耿是真憋不住了,哪怕是像老耿出了名的犟,也敵不過老太太這樣子的磨。老耿想,這老太太到底是干啥的。老耿開了門,門外是老太太,老太太手上有個紅色的志愿者袖章,老太太像猜出老耿想什么,說:“剛好有人上來,我就會跟著一起上來了。你的房號和名字,我去居委會一查就知道了。”老耿苦笑,說:“你到底想干什么?”老太太說:“我當然是來道歉的啊,對不起……”說著話,老太太還推開了老耿攔在門上的手,徑直進了屋。廚房間里,包扎了好幾個馬夾袋,哪怕是扎得緊緊的,也難免有那濃重的好幾日腐爛的味兒,老太太說:“老耿師傅,我說了是我不對,但你也不能不扔垃圾了吧?”老耿苦笑了笑,說:“我,我是不知道怎么分……”老太太突然笑了。

  老太太拎著幾個馬夾袋,老耿也拎了幾個跟在后面。

  老太太說:“老耿師傅,你有兒子,也有孫子或是孫女吧?你可知道,這垃圾分類是造福子孫后代的……”

  老太太不厭其煩地在講,老耿在默默地聽,老耿有一個兒子,兒子生了個孫子,孫子剛上幼兒園,白白嫩嫩的,可愛極了,見了老耿就甜甜地叫爺爺,叫得老耿一陣心花怒放。

  在收垃圾的四個大嘴巴前,老太太一邊彎下腰去給垃圾分類,一邊又在給老耿講解,一點都沒有顧及那已經腐臭的垃圾。

  老太太說:“水果皮菜葉是濕垃圾……”

  老太太說:“易拉罐是可回收物……”

  老太太說:“骨頭,貝殼類是干垃圾……”

  老耿在默默地聽,不時地點著頭。

  那一天早上,在扔垃圾的幾個大嘴巴前,戴著紅袖章的老太太站在那里,老耿也站在那里,紅袖章牢牢戴著,像兩名守護的衛士。紅紅的袖章,像這城市白云朵朵的天空和這充滿希望的美好明天。

關鍵詞:

編輯: 郭芬芬

洞頭新聞網版權與免責聲明

①凡本網注明"稿件來源:洞頭新聞網"的所有文字、圖片和音視頻稿件,版權均屬洞頭新聞網所有,任何媒體、網站或個人未經本網協議授權不得轉載、鏈接、轉貼或以其它方式復制發表,已經本網協議授權的媒體、網站,在下載使用時必須注明"稿件來源:洞頭新聞網",違者本網將追究其相關法律責任。

②凡本網注明"來源:xxx(非洞頭新聞網)"的作品,均轉載自其它媒體,轉載目的在于傳遞更多信息,并不代表本網贊同其觀點和對其真實性負責。

③如因作品內容、版權和其它問題需要與本網聯系的,請在30日內致電,聯系電話:0577-63430005

2014年05月28日
重庆时时为啥不会赢